当前位置:首页 > 投诉 >

富士康五问《财经天下》周刊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3-09-13 19:59:02

  9月13日消息,富士康工会联合会今天晚间对,《财经天下》相关报道作出回应。富士康工会联合会称:该报道“恶意把富士康40余万女工描述为‘兼职厂妹’”,“是对40万富士康女工人格尊严的恶意侮辱”。

  《财经天下》周刊今天刊发题为《富士康夜生活》的文章。文章称,部分富士康女工为了赚钱而兼职从事色情业。这一报道,引来富士康工会的抗议。

  富士康工会称,在富士康百万员工中占据近半数的女工都是公司的中坚力量。近40万的女工不仅顶起了家庭及企业的半边天,同时也得到社会各届的广泛认同与尊重。

  富士康工会指责相关报道罔顾事实,将富士康女工同色情产业联系起来。并称,此举是对40万富士康女工人格尊严的恶意侮辱。

  富士康工会要求《财经天下》周刊收回报道,并且作出道歉。

  此外,富士康工会还质问《财经天下》周刊,为何在报道采访及撰写过程中,未联系官方组织,而仅仅听信单方面信源的说法。

 

  附:富士康工会对不实报道的抗议书并五问《财经天下》周刊

  近日,《财经天下》周刊刊发了题为《富士康夜生活》报道,整篇报道基调阴暗,格调低下,并在论述富士康女工群体时,采用极尽污蔑不堪之词,恶意把富士康40余万女工描述为“兼职厂妹”。

  作为富士康广大员工的维权组织,富士康科技集团工会联合会代表40万名女工对该不良媒体提出严正抗议。一直以来,在富士康百万员工中占据近半数 的女工都是富士康科技集团的中坚力量。作为新时代的产业工人代表,富士康40万女工以自己的勤劳和汗水为中国制造默默贡献着力量。在此过程中,近40万女 工也用自己的辛勤工作来为自己及家庭的发展成长尽心付出。富士康女工不仅顶起了家庭及企业的半边天,同时也得到社会各届的广泛认同与尊重。

  然而,该报道中“兼职厂妹”内容却罔顾事实,将爱岗敬业、勤劳本分的富士康女工同色情产业联系起来。此举不仅是对40万富士康女工人格尊严的恶意侮辱,同时也涉及到对中国所有女性产业工人的误解与歧视,并严重抹黑着中国制造的形象。

  对此,富士康40万女工向《财经天下》周刊提出严正抗议:希望该媒体能在恪守职业操守及尊重事实的前提下,收回此不实报道内容,并向富士康及大陆女性产业工人致歉。

  富士康科技集团工会联合会将竭尽所能维护员工权益,针对《财经天下》周刊的歪曲报道,富士康工会提出以下五点疑问:

  一、在报道采访及撰写过程中,为何贵刊记者与富士康工会及官方组织没有任何接触与联系,而采取听信单方面信源方式刊发报道?

  二、整篇报道基调阴暗,格调低下,并在论述富士康女工群体时,采用极尽污蔑不堪之词,恶意把富士康40余万女工描述为“兼职厂妹”。请问在当前社会倡导正能量、抵制谣言的大环境下,贵刊撰写该报道的目的何在?

  三、请问贵刊记者文中描述的现象是否因富士康而存在,亦或为中国社会当前转型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四、该报道署名为两位实习记者撰写。请问依据国家新闻法律相关规定,实习记者是否有独立报道的权利?

  五、记者在报道中采访了所谓自称“兼职厂妹”的女工。若采访对象所述为实,记者是否有向执法部门检举其不法行为?

   富士康工会联合会

   2013/9/13
 

附录《财经天下》报道

富士康夜生活
 

这可能是你能见到的最“屌丝”的迪吧了:几盏昏暗的灯光随着音乐节奏忽明忽暗,完全谈不上什么灯光效果,说它是用来照明也许更准确。由水泥和铁栅栏拼接而成的外,将这里营造得更像一座森严的牢笼。所谓的舞池,只是外圈轮滑场围着的一块空地。

 

富士康之夜:男工玩赌博机 女工兼职色情业

“夜莺”迪吧

 

 
 富士康之夜:男工玩赌博机 女工兼职色情业

“夜莺”迪吧从外面看不到招牌,来此消费的基本都是富士康的工人。虽然环境极其简陋,但迪吧的生意异常火爆,原因很简单:它满足了很多富士康工人夜生活两大关键词——发泄、廉价。

 

舞池里挤满了人,但几百人里只有十几个女孩子。在舞台上,忘情扭动的不是在其他夜店能看到的艳丽女子,而是十几个自己走上去的小伙子,眼神迷离,舞姿生硬。穿梭在卡座与吧台间的不是穿着暴露的啤酒小姐,而是带着红袖箍的保安大叔。

 

这里是2013年8月25日晚上的“夜莺”迪吧,位于深圳观澜富士康厂区南门购物广场的地下——富士康夜生活的一个角落。

 

人口超过20万的富士康观澜厂区堪比一个县级市的体量。但它又与一般的人口聚集区有天壤之别——你很少看到中老年人,绝大多数是20岁以下的青涩面孔。在全盛时期,当地人均收入与全国百强县之首的江苏常熟相当(年4.4万元)。这里恐怕还是中国网吧、KTV、手机店、电玩城、麻将馆最密集之地,无数闪烁着暧昧霓虹灯的按摩店、私人诊所也间或其中。

 

长久以来,世界关注富士康都集中在那些保安措施严密的厂区里。在动辄两三平方公里的园区之内,在数十个厂区组成的制造王国里,苹果公司的iPad和iPhone、惠普和戴尔的个人电脑、小米公司的小米手机以及任天堂的游戏机Wii正被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

 

在过去的30年里,凭借尽可能生产全部配件和军事化的强硬管理策略,郭台铭持续大幅拉低电子制造的生产成本。一位同行曾开玩笑说,郭台铭手里攒下的硬币就值20亿美元。时至今日,富士康所属的鸿海精密成为全球无可争议的头号电子产品代工商。它连续十几年都以50%以上的速度增长着,去年达到了1175亿美元,相当于中国的甘肃与宁夏2012年GDP之和。

 

富士康之夜:男工玩赌博机 女工兼职色情业

 

每天晚上,南岗村中的桌球台很早就会被富士康的工人占满。除此之外,还有2元钱一次的练歌房,4块钱一次的5D电影,10元一次的按摩,“不夜村”为他们提供了最廉价的娱乐。

 

你还可能听说过这样的事实:深圳富士康拥有自己的电视台、消防队、医院、富士康牌咖啡和富士康牌井盖。在深圳龙华厂区,每天的午饭就要用掉10多吨大米。在用工高峰时,每天招聘的新员工超过3000人。要维持这样一个园区的正常秩序,他们雇佣了1000多个保安。

 

低成本成就了郭台铭,也让他最近几年陷入“血汗工厂”漩涡之中。无论是苹果自曝高强度用工,还是2010年的12连跳以及最近频发的罢工事件,都让其成为最具争议的公司。但这些都指向了作为工人的物理性数据。作为一个特殊的聚集人群,作为普通人,在工作之外,富士康工人的生活和精神世界到底是什么状态?

 

在郭台铭1988年设厂的深圳龙华和后来的观澜,在最近几年向内地转移的典型河南郑州,在聚集了总共超过60万人的富士康园区之外,夜晚来临时,富士康不为人所知的一面开始呈现出来。

 

为什么要娱乐?

 

“夜莺”迪吧从外面看不到招牌,来此消费的基本都是富士康的工人。虽然环境极其简陋,但迪吧的生意异常火爆,原因很简单:它满足了很多富士康工人夜生活两大关键词——发泄、廉价。

 

20岁的小辉最常进行的节目就是去“夜莺”蹦迪。“10块钱入场,便宜,进去也不买什么酒水,就是干跳。”他很喜欢从迪吧刚出来的感觉:“整个人被音乐震得木了,大脑停转了,感觉很爽。”

 

2011年的春节后,他不顾父母反对,来到了深圳富士康。“当时听说每个月能挣3000多,管他跳楼不跳楼的,想都没想就跟着村里的朋友来了。要是在家帮父母干农活,一家忙活一年挣的钱还没我三四个月挣得多。”

 

    富士康之夜:男工玩赌博机 女工兼职色情业    

 

篮球场

 

来到了富士康后,让小辉这个“小时候兜里零花钱从来没超过20块”的农村孩子迅速有了“城里人的感觉”。但很快,富士康机械、枯燥的工作和离家后的孤独感吞噬了小辉挣到工资的喜悦。

 

在富士康,大部分人无不被这种枯燥感包围。马帅是郑州富士康生产流水线上一名普通的钳夹工,进厂已经有两年多,虽然只有19岁,但在流动性很大的富士康里算得上是老人了。马帅描述他的工作说:“俺做的活儿机器就能代替,干一年、两年都一样,没什么经验积累,一站能站一天,下班了就找几个人出去放风。”

 

在郑州富士康,工人每天的工作时间是被严格框定的,每天8点半准时上班,按规定8点15分员工必须到齐,迟到的会被扣工资。为了实现厂区生产效益最大化,员工的用餐时间也被细化规定,不同车间用餐时间也不一样,但时长都是一个小时,中午从10点开始到13点结束,晚上17点到20点结束,这三个小时间,被细分到了不同的三组车间,以避免用餐排队而造成

订阅手机圈微信日报,请关注 shoujiquan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