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研发 > 手机设计 >

富士康重组求变:“最后一公里”还有多远

来源:第一创业   作者:   发布时间: 2013-06-28 11:16:56
精益求精的工艺并不能带领鸿海走出股价的阴霾,全球第一大代工厂的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深谙此道。

在26日举行的鸿海股东大会上,郭台铭首先向股东深深一鞠躬表示歉意,尽管嘴里说“股价是大环境的因素,我不能控制”,但他依然忍不住(对股价)慨叹“百思不得其解”。自2008年元旦金融危机爆发以来,鸿海已大跌64.39%。在截至5月底的这一年中,鸿海营收同比下降12.6%,而在此前,鸿海今年的目标是营收同比增长15%。

变革似乎到了最迫切的时候

在前日长达八小时的股东大会上,鸿海宣布分拆业务结构重整的决议,并计划减少其对苹果公司产品制造的依赖,重点放在开发新技术、知识产权和电子商务上。郭台铭称,鸿海计划在三年后将整个企业分割为一些独立的子公司,并希望以此实现收入的增长。

“相较于近年通讯终端受到高度重视,相对应的制造业却还是寂寞、漫长且难得到掌声的行业。”在台湾电子时报召集人王君毅看来,制造业的真正转型与附加值如何对应产业的瞬息万变是急需解决的问题,2013年对于鸿海来说更重要的是守住成果。

7月启动第一波结构性调整

在几个月前已有台湾媒体报道称,郭台铭计划闭关两个月,只为思考公司未来的转型,其中“舰队分拆、大小通吃、最后一里”将会是转型的三大主轴。

在股东大会上,鸿海首先公布了分拆的计划,前期先以两三个事业群做试行,在试行阶段鸿海还是主要控股股东,结构调整不会稀释股东权利。郭台铭称,调整对集团获利也不会有影响,透过公司的独立经营,可以让他更专心在其他业务发展,本质上重组是希望集团从“航空母舰”变成“航空战斗群”,进行海陆空联合作战。

根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进行第一波重组的是鸿海的“网络连接产品事业群”NWInG,以及碳纳米管科技、胶材技术两项应用,其中7月份启动分拆的NWInG最受外界瞩目。

根据鸿海集团副总裁卢松青的报告,独立之后的NWInG,名称将改为FIT(Foxconn Interconnect Technology),依旧将从事连接器相关产品的研发设计与生产等,包括高频高速及光传输连接器与线材等。郭台铭介绍称,连接器产品可应用在云端、高速网络、无线通讯、汽车电子等领域,穿戴式电子产品也会用到连接器产品。“鸿海连接器是世界级的产品,连接器事业群目前排名大陆第一,有信心在3年内可以做到世界第一。”郭台铭说。

目前,NWInG的年营收约在800亿元(新台币),约占鸿海整体营收比重的2%,业务重整后将有机会突破千亿元新台币关卡。

有台湾供应链分析人士向本报记者称,此前由鸿海和正崴主力供应的苹果iPhone外部线,从去年底以来陆续被分散到日系厂、美系厂以及大陆的立讯精密,连接线和连接器的订单流失严重。业务分拆后不但可以“以小博大”获得更多订单,也可以以“无负担”的姿态重新抢食苹果订单。

“连接产品事业群有多项专利,未来独立后还可以向外界客户收取专利费。”上述分析人士表示。

而分拆的技术应用方面,作为主要负责方,天津富纳源创公司是全球第一家将碳纳米管商业化并赚钱的企业。碳纳米管科技包括所有触摸屏产品,从儿童教育平板GPS、工业电脑、电子书到手机等,郭台铭曾认为光是这一部分,未来就可以分拆出5~10家,目前其拥有的专利技术授权超过2000项。而胶材科技则可以替代螺丝,提高产品的生产良率。

在业内看来,分拆的举措可以帮助鸿海在第一年提高20%的销售额。郭台铭也希望未来这些贴上鸿海“金字招牌”的小金鸡在脱离鸿海后,股价表现都可以超越鸿海。

目前,鸿海超过20个事业部门能够被分散成独立的子公司。

代工转型迫在眉睫

DIGITIMES内部报告称,早在几年前,郭台铭就曾表示将通过分拆上市的方式,将鸿海富士康向控股公司的方向发展,并且在2011年的股东会中,提出第七舰队的概念,强调将让集团中“天上飞的、水上漂的、地下钻的”都分别推上台面,除了展现各自价值外,也可以进一步达到产业的高度整合。

但苹果的好生意没有加快巨头转型的脚步。

参加过2011年和2012年股东大会的王君毅表示,2011年鸿海股东大会上,郭台铭犹如刚刚完成艰难的闭关修炼、武功内力均提高一成的宗师,言语间除了透露苹果的产品有多难开发,又为鸿海能完成此项艰难任务而感到骄傲,同时还津津乐道其既有的供应链运筹与成本管控能力。而在2012年,虽然开始有从业人员意识到,不管制造业做得有多精细,都将难以改变低利润困局,但鸿海依旧凭借着对“工厂、技术、贸易的转型”规划,成功让当年鸿海的合并营收与净利分别上冲到新台币3.91兆元与947.62亿元的史上新高成绩。

“但今年,鸿海似乎少了一些对产业的拥抱热情,多了一些对政策以及股价的不满。”王君毅告诉本报记者。

有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虽然鸿海已经加快了代工转型的步伐,但可以看到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电子产品合约制造商身上,苹果订单去年带来的营收还是占到60%以上。此外,硬件转型以及通路的建设对于鸿海来说还是一条需要探寻的路子,短期无法得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开始让鸿海着急。

可以看到,不管是和乐视还是小米的合作,鸿海今年已经开始改变过去只和一线国际大厂合作的惯例,近期,鸿海又罕见地在台湾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与Mozilla结盟,投入火狐(Firefox)开放平台相关产品开发。

另外,鸿海也在加强对终端渠道和产品上的渗透。DIGITIMES分析师称,富士康此前依托旗下子公司广宇,搭配富士康与德国Metro Group(麦德龙)的合作计划,在大陆投资百亿新台币,打造1万家以上的3C及家电渠道连锁店。

但以大陆的渠道为例,在记者的采访中发现,万马奔腾商店和飞虎乐购已经处于几乎“夭折”的处境。尽管很多电子数码品牌与富士康有着深度的代工合作关系,但在代工之外,富士康并不能获得任何有优惠条件的渠道授权。因此,富士康也只能和其他经销代理商或零售商一样,靠出货量来争取供应商。

鸿海发言人对记者表示,鸿海今年仍然会加大硬件外的投资。郭台铭则称,今年转型重组之后的集团合并营收仍以15%为成长目标,即今年挑战4.5兆新台币的目标不变。



订阅手机圈微信日报,请关注 shoujiquan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