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自媒体 >

手机预装软件遭起诉背后:灰色产业链隐现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吴文婷   发布时间: 2015-07-12 10:52:00

\


由于智能手机预装软件过多、难以卸载、偷跑流量等问题,日前,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以下简称“上海消保委”)提起公益诉讼,将OPPO(欧珀)等公司告上了法庭。这是新《消保法》实施之后,国内首例被受理的消费维权公益诉讼。

  
艾媒咨询CEO张毅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一件好事,这场官司更大的意义在于会改变整个智能手机行业的发展趋势。我们也做过相关调研,几乎所有的用户都在抱怨很多预装软件删不了、偷跑流量等问题。总体来说,现在是时候进行改变了,但从另一个角度而言,这也会对小米等互联网手机的商业模式带来巨大的挑战。”

  
野蛮的手机预装

  
随着智能手机普及,与手机相关的消费投诉也呈快速增长趋势。上海消保委公布数据显示,2012年,其受理的手机类消费投诉为4188件,2013年为5680件,同比上涨35.6%;2014年达到了7066件,同比上涨24.2%,手机类投诉已经连续三年占到商品类投诉的第一位。

  
早些年用户对手机的投诉主要集中在所谓山寨机“爆炸”、手机发烫、电池等硬件质量上,而近年来用户越来越重视软件预装、应用分发等很多手机灰色地带。

  
今年年初,上海消保委委托专业机构对手机多项性能开展了比较试验。通过该比较试验发现,受试手机除系统软件外,均不同程度地预装了各类软件,最多的达到71个,少的也有近30个。有的手机无法卸载任何预装软件,有的手机虽可卸载部分,但仍有大量预装软件不能卸载。此外,抽样测试还表明,手机预装应用软件在消费无操作的情况下,仍然会发生流量消耗。

  
上海消保委在公告中表示,“根据比较试验结果。欧珀手机总共预装了71个软件,其中不可卸载软件数量达47个,是所有受试手机中最多的。”

  
近日,上海消保委将广东欧珀移动通信有限公司,起诉至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目前,法院已受理这起公益诉讼案件。

  
在国内市场,智能手机预装软件已经成为行业惯例。据了解,预装软件主要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是手机厂商自有的各种APP服务,包括应用软件商店、安全、云服务、游戏、娱乐、管理工具等;二是外围第三方应用,软件厂商通过找到手机厂商、渠道商合作等方式,也会预装到品牌手机中。

  
自从3G时代以来,手机硬件利润不断被压缩,尤其今年,手机价格战更是达到了白热化程度,不少厂商甚至以微利或者亏本的价格卖手机,于是预装软件不失为另一个营收来源。而对于第三方软件厂商而言,通过与知名品牌手机的合作,达到了推广、分发的目的。

  
据张毅向记者透露,“预装的软件一般单价是2~8元,如果用户量较大的软件,可能几毛钱到一两元就可以搞定。一台手机从出厂就可以装20~40个应用软件,如果发行一千万台,可想而知厂商获得多大的净利润,再加上手机硬件本身也可以赚钱,手机厂商是主要受益者。”

  
不过,软件的预装量并不等同于活跃度。艾媒咨询调查显示,经常使用手机预装软件的用户比例只有5.3%;66.8%用户表示他们很少使用手机第三方强制预装软件,另外有27.9%用户表示从不使用该类预装软件。在野蛮的预装背后,如何调动起静默的用户则是关键。

  
破解预装软件须合力而为

  
目前,用户拿到的手机是经过层层过手的,从手机厂商到运营商到渠道商再到用户,在这过程中被植入多款应用软件,这好比硬件植入广告或者捆绑式的销售。如果说这种做法不好,那么反过来,真正“空白”的智能手机就是市场所需要的吗?

  
张毅表示,“在智能手机刚开始普及的时候,用户可能不太懂,什么应用软件可以做什么,那个时候是要有一些基础性的应用软件里面,用户才会去使用,但现在已经非常普及了,或者说反而泛滥了。这就好比打广告,刚开始大家不知道买什么东西,有个广告是件好事,现在满街都是广告大家就会烦。现在预装软件已经变成一种骚扰了。”

  
但关键是,很多用不到的软件却难以卸载。安全专家表示,“用户如果想卸载预装软件需要进入底层获得Root系统权限,很多预装软件都写入了ROM包里。可以通过获取手机Root权限来卸载手机预装应用。但需要注意的是,如果不懂行的用户,很可能会误删掉一些最基础的东西,结果手机就变废机。此外,目前大部分手机厂商对于已Root的手机是不提供保修服务的。”

  
另一方面,预装软件还有可能会偷跑流量,造成额外的支出等。此前张毅给了消费者几点建议是:“第一,关闭自动联网功能和数据传输功能;第二,判断哪一些软件最耗流量,将其删除;第三,如果该软件是预装软件,无法删除,那么用户应立即向消费者协会投诉或向媒体曝光,追究厂商责任。”

  
实际上,早在2013年,工信部就针对预装软件的治理做出努力。在《关于加强移动智能终端进网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中,要求电信进网设备需要提交操作系统、预装应用软件等信息,首次将预装软件纳入入网管理。同时,《通知》还就预装软件明确对生产企业划出禁区,包括未向用户明示并经用户同意,预装应用软件收集、修改用户个人信息;调用通信功能,造成流量消耗、费用损失、信息泄露等。

  
不过在业内看来,相关规定对于预装市场,更多是一个倡议和约束。对于预装软件的性质界定,也没有统一明确标准,企业还需要自主权。同时,除了进网许可外,手机预装还涉及大量流通领域,这些领域如何监管,恐怕也是一个难题。

  
而此次上海消保委将OPPO起诉至法院一事,备受外界关注,同时也得到中国消费者协会(以下简称“中消协”)的支持。中消协新闻发言人表示,中消协支持上海消保委履行法定职责,依法就损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提起公益诉讼,也为一切依法维护消费者权益的行为“点赞”。

  
业内专家指出,“起诉几家企业其实并不重要,关键是被起诉的对象是否典型,就像案件里所提到的手机厂商。如果法院生效判决支持上海消保委,实际上对于其他的手机生产企业,包括手机软件厂商都是重要的建议。即使这个案件没有胜诉,通过这样一起关注度很高的诉讼案件,手机厂商也会更加规范,所以还是能起到实际效果的。”
 

订阅手机圈微信日报,请关注 shoujiquan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