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访谈 >

TCL通讯杨柘的格局观:“剑胆琴心”能否找回消失的三年?

来源:   作者:钟燕妮   发布时间: 2016-10-09 20:43:19
想要找回消失的三年,加盟TCL手机近一年的杨柘(TCL通讯首席运营官兼中国区总裁)又下了一剂新药:“剑胆琴心”。

在9月28日TCL集团的2016秋季新品发布会上,TCL通讯正式发布了内涵商务手机TCL950与态度商务手机TCL 580,前者主打“剑胆琴心”品牌理念,是杨柘提出国内全新品牌理念"宛如生活"后的又一力作。

\


坐下来接受采访的过程中,这个颇有点书生意气的中年男人多次提到了情怀,直言手机较量不能局限于“性价比”。那么,对于当下的行业发展以及TCL通讯未来的规划、渠道布局,他又有什么独到见解?

“手机较量应提拉到战略层面”
 
虽然配置过硬,但TCL 950超过3000元的定价还是让人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不过,提及当下激烈的市场竞争,杨柘认为不能单纯拿配置来比。

“形而下者谓之器,形而上者谓之道。”杨柘说,有一些东西的追求是超越物质层面的,TCL一直追求的是形而上的东西,不过这个形而上并不是脱开市场需求自己去追求浪漫。

“实际上我们是深入了解目标客户群,然后再去设计,再去堆叠。”杨柘表示。

当下智能手机厂商推新品,开口必谈“性价比”。对于同行之间的性价比之争,在杨柘看来,这仍是战术层面的较量,对他而言,则更希望把手机的较量提拉到战略层面。

他认为,战术和战略这两者的差别在于,一款手机在设计之初的设定究竟是卖给谁的。“卖给谁很重要,如果清楚的知道卖给谁,你完全会围绕目标人群的需求去打造,如果不清楚卖给谁才会去拼性价比。”

杨柘盘点道,“目前厂商做产品有两种思路,一种方式是outside-in,也就是从外面先去考虑,市场有这个需求,然后厂商迎合需求去设计产品。还有一种思维方式是inside-out,从内部去想。”

他断言称,我觉得现在手机生产厂商,几乎大概90%多应该都属于inside out,也就是先设计一个产品,然后再去想卖给谁。
   
“正因为这样,你没办法围绕消费者内心最敏感、最拨动心弦的需求去设计手机,所以产品的价格是不可能上去的。”杨柘表示,我们不想把手机当成一个单纯的技术堆叠,堆完了之后拼谁配置高。我们要去拼谁能更深地理解用户,这种理解带来的情感因素是很难用价格衡量的。

渠道要静水深流

伴随两款新机发布,在发布会现场,TCL还展示了Go Watch智能手表、MH10智能手环等智能穿戴设备,全通讯品类产品的同步亮相宣告TCL通讯在国内市场的新一轮布局已经开启。

当下,争夺线下渠道成为一众国产手机厂商的重头戏。对于TCL在国内的渠道布局,杨柘回应称也在跟进,他强调称:“我们真的是认真的在做线下渠道。”

杨柘对于渠道的重要意义有着自己的解读,他举例称,如果我们是地主的话,渠道相当于你的地,有地才能撒种子种粮食,否则你光有一堆种子在地主家里面,但你没地撒种子,最后怎么有收成呢?

“必要的粮田、土地是需要的,但是否有机会找到适合种子生根发芽的地方,需要技能和技巧,甚至需要相应的资金投入。”杨柘表示,这些TCL都在做,不过相对低调,要静水深流。

但他同时坦言,低调深耕渠道的原因还在于其本身产品种类还不多。“到今天我们才有五款产品,明年即使再增加,没有足量的产品也是撑不起渠道的。”杨柘指出,TCL手机中国区的整体发展是渐进式的,要控制发展节奏,不盲目,这可能才是今年明年的必经之路。

对于此次推出的TCL950,杨柘还有更多的打算。他说可以将其理解为TCL的V系列,代表商务高端系列,在明年TCLV系列会推出四个象限产品,目前有很多产品已然规划完,需要时间慢慢整理。

除此之外,对于此次TCL集团推出的高端副品牌“创逸”,即“XESS”,杨柘也有自己的规划。他透露称,未来一定会推出手机的XESS品牌,产品的配置、规划、整体感觉一定要符合XESS这个高端的感觉。

消失三年后如何转型?

杨柘火线入局TCL手机中国区至今,TCL集团一直处于转型的关键期。

此前在2014年2月25日,TCL集团提出“双+”战略转型,即聚焦“智能+互联网”与“产品+服务”,被李东生称为是要使公司从传统制造企业向互联网方向战略转变。

在这场大浪中,TCL通讯中国区又有怎样的转型思路?对此,杨柘表示,任何战术必须服从于战略,TCL集团整个是往双+战略去转型,所以我们一定也是要往这个方向转型。

但是杨柘认为,转型永远关乎的是度的拿捏。他提出一个疑问,那就是,互联网是不是代表了所有其他业务不做,只做互联网?

他抛出了自己的观点:“我相信绝不是那么简单,这里面可能涉及到与互联网相关的受启发的意识,互联网能够激发用户,所以包括了跟用户互动的方式方法、手段。对任何一个现代的企业来说,它都是必然而然的一条路。”

不过,他并没有回避这场手机转型路的坎坷,在交谈中,他毫不避讳地自揭“伤口”,用他的话来说,就是“TCL手机在中国公开市场上曾消失了近三年”。

但希望仍在。杨柘认为,可以把TCL中国区理解为种子。“在过去三年里,TCL手机在国内一直是走的运营商渠道,这一块主要靠的是补贴,所以平均销售单价非常之低,平均400多块钱。”杨柘介绍称,现在TCL是公开市场和运营商渠道两条道路双向作战,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你可以把TCL手机中国区理解为要被孵化的种子,未来会慢慢成长为公司的一个有生力量。

“我们在公开市场消失了好几年,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仗要一个一个打。”杨柘如此强调。那么,凭借“剑胆琴心”和一腔情怀,TCL手机能否找回消失的三年?拭目以待。

订阅手机圈微信日报,请关注 shoujiquan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