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访谈 >

清华大学胡鞍钢教授点评中国移动企业社会责任

来源:中广网   作者:刘楠   发布时间: 2013-07-16 10:04:08

\


随着企业发展、技术进步以及社会文化环境的不断变迁,国有企业如何不断拓展企业社会责任的内涵和外延,探索具有自身特色的履责之路?日前,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公共管理学院胡鞍钢教授应邀参加“走进新国企—中国移动企业社会责任”专题调研活动,并进行了点评。

道·琼斯可持续发展指数被全球公认为是企业社会责任领域具有高度权威性和客观性的评价体系,主要跟踪和评估在企业社会责任方面有卓越表现的大型公司,根据与企业社会责任相关的经济、环境和社会标准,每年从道·琼斯全球指数覆盖58个行业的2500家全球最大公司中选出表现最优秀的10%。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胡鞍钢教授认为,中国移动能够连续五年作为内地唯一企业入选道·琼斯可持续发展全球指数,确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新国企的“新”

“既然是‘走进新国企’,那么我们必须对‘新’有个明确的把握。”胡鞍钢教授认为“新国企”的“新”主要体现在以下的几个方面:从一般意义上的经济企业向社会企业转变;从一般意义上的追求经济责任和经济效益,向追求更多的社会责任和社会效益转变;企业在实现自身效益发展的同时,也会更多地为利益相关方创造价值,实现经济、社会与环境的协调发展。

目前,中国移动已经把可持续发展与企业整体战略融合,在2011-2015年战略规划中提出“铸就国际领先,实现可持续发展”;并以“移动改变生活”为战略愿景,推动企业自身与相关方的共同可持续发展,明确了可持续发展的三大战略重点,即更稳健的中国移动、更满意的相关方和更美好的信息化未来。

伟大企业的“外溢性”

“衡量一个企业是不是伟大的企业,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就是来看它的外溢性。”胡鞍钢教授说道。

什么是外溢性?从经济学的角度来分析,指一个经济活动的主体对他所处的经济环境的影响方向和作用结果具有两面性,分为外部经济和外部不经济。那些能为社会和其他个人带来收益或者能使社会和个人降低成本支出的外部影响称为外部经济,它是对个人或社会有利的外部性;相反,则为外部不经济。

“中国移动的企业外溢性,我更多地关注中国移动在实现自身经济发展的同时,如何实现与社会、环境的持续发展。”胡鞍钢教授在点评中国移动的企业外溢性时,特别例举了跨越数字鸿沟、带动就业创业、助建生态文明等方面的工作。

跨越数字鸿沟

111107个和11213个,胡鞍钢教授一看到这两个数字就非常振奋。这两个数字指的是,自2004年以来,中国移动积极参与“村村通电话工程”,截至2012年底,覆盖边远村庄数达到111107个,通宽带行政村数达到11213个。

“中国有960万平方公里,基本人口覆盖了至少2/3以上地区。如何让边远地区极少数人口获得最基本的电信服务,在全世界都是难题。”胡鞍钢教授感叹道。

“我们国家和美国还不一样,我们现在的人口是13.5亿人,美国是3.1亿人,而且美国人口还相对集中。我们国家能够解决这一难题,确实非常了不得,这也同中国移动的努力是分不开的。”胡鞍钢教授清晰地说明了这些数字背后意味着什么。

跨越数字鸿沟,不仅体现在“村村通电话”,而且农村信息化已经涉及到农民生产生活中的各个领域。“务工易”从单一的语音服务,到形成集合语音热线、短/彩信和网站的综合信息化服务平台,几年来已覆盖31省606万用户,为5000万人次提供务工信息。在“新农村”建设和扶贫开发中,“大棚管家”、“智能水产养殖”、“物联网滴灌”等物联网应用,“村务管理”、“农村安防”、“农村医疗”等信息化应用,加速了农村的转型发展。

“中国移动的新农合平台,已覆盖贵州省77个县、 1138个乡镇、1.1万家医疗卫生机构。贵州省我是去过的,很难覆盖到这些县及乡镇。这个覆盖对中国的老百姓,尤其是对贵州的老百姓来说意义重大。沿海地区、城市地区,可以享受到高附加价值服务,但是在那些贫困地区,我们依然能看到国有企业的身影,确实不容易。” 胡鞍钢教授对于客观评价国有企业在消除数字鸿沟中发挥的作用。

带动就业创业

“直接就业与间接就业的比例,在中国移动大概是多少?”胡鞍钢教授多次问到这个问题。当前,就业压力增大,就业问题的解决对国家的发展与稳定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直接就业与间接就业的比例”,在某种角度上来看,体现着企业存在价值,也是企业践行社会责任的重要体现。

众所皆知,公共管理的基本特征是与时俱进,不断地适应社会公共需求增长与变化的趋势,为公民提供充足优质的公共服务与公共产品。单个企业的发展能否带动一个商业生态群的发展,共同为公民提供充足优质的公共服务与公共产品,这个问题是胡鞍钢教授研究重点。

2012年,中国移动带动产业链上下游及有关产业发展,年带动就业人数超过240万。按照2012年中国移动在职员工人数来计算,直接就业与间接就业比例达到1:5。同时,公司发起的Mobile Market百万青年创业计划,共聚集170余万名青年开发者,提供创业扶持资金超过1100万。

胡鞍钢教授认为:“1:5的比例已经非常不错了。这就是我提到的‘伟大企业’所具有的特质。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实际上就是以大带小、带中,形成一个新的中国商业生态群,实现产业链的良性发展与循环。”

助建生态文明

“非常让我surprised,就是你们对二氧化碳排放总量进行了统计。报废蓄电池、回收手机配件等废弃物的统计也非常有意义,很难得有企业关注废弃物。”胡鞍钢教授说。

2012年,中国移动总部召开跨省视频电话会议988次,减少了员工商务出行。视频电话会议是一种低成本高效运营的会议形式,提高会议效率,较少行政开支,也是贯彻中央‘改进工作作风’的一种有效形式。

“看到中国移动这一系列数据,我眼睛一亮。我们不仅要关注中国移动自身召开视频会议次数,还要关注全社会利用中国移动视频电话会议的所有次数。说明中国移动不仅是智能的,还是绿色的。”

自2007年以来,中国移动累计投资5.7亿元,开展以节能减排为核心的“绿色行动计划”,从企业内部、产业链和全社会三个层面入手,系统推进环境管理与节能减排。

“在注重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同时,企业发展的生态效应也是非常关键的。中国移动在实现企业收入水平不断增长的同时,企业自身节能效果显著,并带动相关产业节能,以及服务社会节能,确实是一个非常大的突破。”胡鞍钢教授点评道。

胡鞍钢教授补充说:“作为一个企业,如果你还是黑猫的话,早晚有一天会被淘汰,除非你变成绿猫。”




订阅手机圈微信日报,请关注 shoujiquanvip

延伸阅读